HTML LABELS

2010/07/12

沒有煙抽的日子~音樂愛情故事

 
YOUTUBE 沒有煙抽的日子 張雨生演唱版
前言:在看這篇文章前,建議先播放這首歌,一邊聽,一邊看,會有不同的感受唷。

夜幕漸垂,拖著疲憊的身軀漫步在東區街頭,如同一副沒有靈魂的空殼。街燈漸亮,霓虹閃爍,心卻仍一片漆黑。不知不覺來到華視後方巷子內,走進一間Piano Bar,向吧枱內的女孩點了點頭後坐了下來,順手鬆開領帶,點了杯啤酒。耳邊傳來張雨生唱的「沒有煙抽的日子」,有點悲,血液跟著沸騰。

端起酒杯往唇邊送,清涼順著喉穿透每個細胞,抿抿唇,滿意地放下酒杯。從煙盒裡取出一根煙,向女孩要了火柴,在那僅存的黑色地帶快速地劃了劃,火柴瞬間燃燒,隨著音樂節奏吞雲吐霧。喜歡用火柴點煙,因為享受火柴燃燒瞬間的衝刺感,迷戀火柴與煙摩擦的霎那所產生的溫存及食指、中指與香煙間的親蜜接觸,迷失在縷縷白煙的夢幻世界。靠著椅背,吐著煙圈,望著煙圈慢慢地暈開擴散,思緒隨之起舞飄散。



「今晚到我家嗎?」小妤嬌嗔地問著。

「在誘拐我犯罪嗎?」輕輕碰指小妤的額頭,「今天喝了酒,不怕我酒後亂性?」

「誰怕誰?」這是小妤一貫的玩笑伎倆,不能信以為真,她會翻臉的。

「好啊,妳先回家洗澡,在床上等我!」

「那我先走囉,我討厭煙味。」

這不是理由,她知道雙方都需要片刻獨處與冷靜的空間,有一條白線橫隔二人之間,任誰也不能跨越,一旦犯規,即便是輕踏白線,換來的只能是心痛的結束,這是遊戲規則。

「等等~今天,我想跟妳一起走。」說出這句話,需要很大的勇氣。

「......」小妤不語,停在原地,像是默許並等待同行。

從Piano Bar離開直到小妤家門口,沉默成了此時的默契,小妤從皮包裡掏出鑰匙,開了門走進去,沒說再見,門也沒關,這不是她的作風。今夜,或許是改變二人關係的開始。

走入房裡並順手關上門,這是第一次進來她的房間,房間極為素雅,與個性狡黠的她十分不搭調。

「紅酒好嗎?家裡只剩這個。」她持著半滿透紅的酒杯緩步靠近,卻沒遞上酒杯,而是用她的嘴傳送著溫熱的酒來濕潤彼此的唇,靜謐的空間只聽見彼此的心跳,沒有醉卻迷濛,褪去了彼此的衣裳,迷失在狂熱裡。牆上時鐘的指針快速轉動,翻倒的酒杯染紅了雪白的地毯,悄然。



「今天一個人?」女孩遞過啤酒。

「嗯!」無意多語,女孩轉身去招呼其他客人。

那一夜,是二個人的第一次,卻也是最後一次,原來,遊戲規則就是遊戲規則,誰也不能例外,即便她是唯一的愛,卻再也沒有機會告訴她有多愛她。狂亂的夜晚,殘留的髮香,交纏的溫存,都只能成為回憶。

「再一杯?」女孩走過來收走酒杯。

「再一杯!」

從煙盒裡拿出煙,準備劃出今夜的第一道光芒,吧枱的女孩走過來,捉狹地拿走了煙,只剩躲在一角的火柴盒。賭氣般不斷地點燃火柴,仔細搜尋向賣火柴的小女孩買來的幻影,想探尋一絲絲的希望,想知道遠離的她,是否也曾想起這個曾貪戀的胸懷?直到火柴燃盡,冒出一絲煙霧,深深地吸取,就像在吸取著最後的無奈。

「我走了。」掏出了錢放在桌上,準備離開。

「等等~今晚到我家嗎?」女孩溫柔地向他微笑。

「嗯!」

「喏!給你,你先到我家等吧!」女孩把鑰匙給他。

走出了Piano Bar,望著天長嘆了口氣,在黑夜裡,沉重的腳步,似乎訴說著回家的路正漫長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沒有煙抽的日子
作詞:王丹 作曲:張雨生 編曲:Koji Sakurai

沒有煙抽的日子 沒有煙抽的日子    我總不在你身旁
而我的心裡一直 以你為我的唯一的唯一的一份希望
天黑了 路無法延續到黎明
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
你們似乎不太喜歡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 啊~
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去抽你的無奈
去抽那永遠無法再來的一縷雨絲 喔~
在你想起了我以後又沒有煙抽的日子 喔~


後記:
沒有煙抽的日子是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學運領袖王丹所寫的詩,張雨生譜曲後演唱,多聽幾次這首歌,可以聽出王丹對六四的泣訴,也可以聽出張雨生對六四的悲愴情懷。雖然這首歌在當時並沒有紅極一時,卻被傳唱至今,也唱出對張雨生的緬懷之思。

同步刊登於音樂故事城市 沒有煙抽的日子


< 原發表於  2008/09/05    >


0 留言:

張貼留言

1. 請勿張貼廣告或垃圾訊息,此類留言一律刪除。
2. 網路禮節不可少~請勿留下謾罵或人身攻擊之類的言詞。
3. 歡迎朋友們留言交流。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