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ML LABELS

2010/07/28

子夜白日夢

 

下午二點半,應該是芸芸眾生趕三點半跑銀行的時間,啾啾,一個『失業』近月餘的無業遊民,躺在床上,享受著“貧窮”帶來的無力感。望著灰白的天花板,就如同此刻有著灰白人生的自己。“貧窮”其實也不是一件太壞的事。

『你能想像我每天只吃一碗泡麵嗎?』,如果這句話變成瘦身減肥的廣告詞,會是什麼情況呢?應該趕快去幫這句話申請專利,說不定下一頓飯就有著落了。

「哈哈!別傻了。」心中的另一個啾啾發出揶揄的笑聲。

「別笑,你怎麼知道不可能?」啾啾低聲抗議。

突然間,一聲巨響:『咕嚕!』

啾啾拍拍不爭氣的肚子笑道:「你也同意我的話,對不對?」

「哈哈哈,你少作白日夢了,若這樣能賺錢,天就會下紅雨囉!」

「你...」面對這樣的嘲笑,感到有點悲憤。「唉!」啾啾輕聲嘆息,任憑另一個自己在耳邊狂笑。

人窮的時候,連做個白日夢都覺得奢侈。『咕嚕!咕嚕!咕嚕!』可憐的肚子又不斷地發出抗議聲,讓人心生憐惜,又不知如何是好,只能輕拍肚子,做一些毫無意義的安撫動作。

平時,啾啾很少去新莊的,這一次接了朋友的Case,需造訪新莊,“誤人子弟”,原以為過個橋就可以到達目的地,所以就在家裡“流連”一下,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才滿意地準備出門,五點半了,是該出門了,看看天氣,又是個下雨天,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讓那被遺忘的Umbrella走出冷宮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望了望鬧鐘,還有一點時間,坐公車好了,自從前陣子出了車禍,摩托車已經被打入冷宮了,看看歷經風吹雨打的愛車,真有幾分像失寵的後宮佳麗,可惜,那劫後餘生之感深烙於心,終究還是無法鼓起勇氣,臨幸於它,深呼吸,邁步走向公車站牌,不再回頭。

大台北的交通,一向是令人肅然起敬的,啾啾居然完全忘了這件事。在公車上,看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,心就像低頻重音鼓,一擊一聲響,眼看著分針和時針毫不留情的向著正七點方向歸定位,耳邊突然悄悄嗚起喪鐘,忐忑不安,頓時漫延開來,『不對,哪有喪鐘敲的這麼好聽的?』心中還在偷偷的這般告訴自己,同時間,感覺到四方傳來的異樣眼光,這時才倏然想起,原來是手機響了,慌亂間,粗魯地從心愛的咖啡色小背包翻出“禍源”。

「您好!」啾啾反射性地回答。

「妳現在在哪?」電話那頭,想都不用想,是補習班的林小姐打來的。

「我在公車上,剛過輔仁大學。」心中正準備接招,等著林小姐的責問。

「沒關係,再過四五站就到了,新莊都是這樣,你慢慢來!」

正值颱風前夕,這股暖流來的真是時候,掛完電話,看看虛空的荷包,『好吧,衝著這股暖流,放手一搏』,拉了下車鈴,告別公車司機,召來計程車,向補習班飛馳而去。突然想念起那可愛的後宮佳麗。

經過了二個半小時的奮戰,完成了“神聖的使命”,揮別了補習班、林小姐、還有她可愛又怕生的女兒,拖著虛脫般的步伐,回家!!

走到了十字路口,看到便利商店,才想起可憐的胃已經抗議好久了,唉!人會瘦,也不是沒有道理。走進便利商店,看著琳瑯滿目商品,腦海中依舊冒出『吃飯好累』的“警語”,實在厭煩了這樣的“潛意識”,讓自己無法嘗盡美食,但又禁不住胃的抗議,隨便拿了個包子和飲料,準備結帳。

「請問,這附近有沒有公車站牌?」

「對不起,我是外地來這邊打工的,我也不清楚。」

「喔!」啾啾感到有點失望。

「不過,我倒是都有看到公車經過。」櫃台的小弟熱心又天真地回答。

「喔!謝謝!」

唉,遇到天兵了,這樣的回答,只能回報以無奈的微笑。拿起今天的第一餐,和差點又被遺忘的Umbrella,快步走出便利商店,所幸,上天是公平的,看在自己在颱風前夕還這麼努力地“誤人子弟”,走沒幾步路,就看到了公車站牌,接下來,所能做的,就是靜靜地等候,引頸盼望。

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,公車依舊沒來,突然覺得“等候”有點在浪費生命,還是得找些事情來做,拿起手機,看看通訊錄,還在找尋“目標”的同時,手機響了。

「您好!」又是一個反射性的回應。

「妳猜我是誰?」

唉,怎麼老是有人喜歡玩猜謎遊戲呢?而且還老是喜歡找上這個粗線條不喜猜謎的O型射手女子,好吧,反正閒著也是閒著,陪她玩玩吧!

「請你再多說幾句話!」啾啾正努力配合著對方的遊戲。

「你以前沒聽過我說話的!」

沒聽過?剎時間,啾啾突然變聰明了。

「妳是維維?你來台灣了?」

維維是我在網路上認識的一個女孩子,她住在美國,因公出差到台灣,和她約好了,回到台灣一定要來找我,找我做什麼呢?“飆車”,想不到吧!二個瘋狂女子!

看到遠方有公車漸漸駛近,便匆匆結束和維維的閒談,準備...『天啊!635?』636公車還是沒來。

雨勢驟然變大,上天果然配合度極高,知道啾啾的心已開始雪舞紛飛,跌到谷底,乾脆來個隆隆雨聲當襯底音樂,以增加劇情的高潮跌起,不遠的前方,駛近一部保時捷跑車,從車內走出一位翩翩公子哥,撐起一把藍藍的傘,走近我身旁,舉手投足間,依舊高雅。

「小姐,公車大概不會來了,要搭個便車嗎?」

略帶磁性的聲音,令人飄飄然,突然間一聲巨響,『雷聲?』當然不是,是那差點又被遺忘的Umbrella,被風吹倒,發出嚴重的抗議,看看四周,沒有保時捷,沒有翩翩公子哥,只有滂沌大雨伴著自己,怎地在半夜做起白日夢了!!在心中暗自謝絕上天的好意,趕緊招來計程車,回家!

<  原發表於  2007/10/01   >



0 留言:

張貼留言

1. 請勿張貼廣告或垃圾訊息,此類留言一律刪除。
2. 網路禮節不可少~請勿留下謾罵或人身攻擊之類的言詞。
3. 歡迎朋友們留言交流。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