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2010的文章

講故事

這日,我們一家人驅車前往家樂福採購用品,在車上跟二個小姪子玩了起來,活脫脫像大小頑童在起閧,弟弟跟弟妹二人在前座猛笑,就是有股幸福的感覺上心頭。

意念的盡頭

不想再道愁

人生怎是一個愁字能容

放空所有

來到了意念的盡頭

無題

思緒失去了身影 

疲累揮灑著漫天灰暗 

不留一絲光亮 

單純想吸一口清涼  

七夕傳情

閒來沒事逛逛網站,看到有人徵情詩,而且每行的第一個字是有指定用字,一時興來,隨手撰寫,班門弄斧一番。若有朋友有興緻,也歡迎留言交流~

認識消化系統之童言童語

圖片
這日,剛下樓,就被小庫柏抓個正著,當他聽到我的腳步聲時,就已經在一樓樓梯口就位了。

小庫柏一邊拉著我的手一邊喊道:「姑姑!妳快來看~這些是我畫的喔~」

只見地上一整列排序整齊的紙張,上面佈滿塗鴉。稍微瞄了這六張圖,是這期巧連智的認識消化系統的DVD單元,令人訝異的是庫柏小小年紀居然看過便可以畫得出來,並且順序不差地排列整齊。

千古情緣

許久才發現 思緒像雨點絲絲成線

皎潔的月刻劃出你的臉

彷彿隔世光年 喚不回記憶片片

銀色月光下的獨白

記憶成串如珠簾 輕擺  

編織月光成銀色薄紗 飄灑  

你 頭戴珠簾 身披薄紗  

在黑夜親手編織的錦緞上 獨舞

女孩與海鳥

滿足的人眷戀著快樂。

快樂的人享受著孤單。

孤單的人哼唱著悲傷。

子夜白日夢

下午二點半,應該是芸芸眾生趕三點半跑銀行的時間,啾啾,一個『失業』近月餘的無業遊民,躺在床上,享受著“貧窮”帶來的無力感。望著灰白的天花板,就如同此刻有著灰白人生的自己。“貧窮”其實也不是一件太壞的事。

情繫淡江緣 第一章 夜遊 ~ 02

穎賢與青樺在超市大肆採購之後,便先送青樺回宿舍,青樺原想幫穎賢整理那些採買的東西,他卻堅持不用,只交待青樺六點準時在宿舍門口等他來接。

回到宿舍,稍作休息之後,青樺起身梳裝打扮一番。

「青樺,你今晚有活動啊?」室友嘉嘉看到青樺在打扮,忍不住問青樺。

「對啊,今天校友會有活動,要去吃火鍋。」

戀戀物語

夜半時分 輾轉難眠 

仍眷戀你的臂膀 

繾綣間 散發香氣 

令人陶醉 流連忘返 

情繫淡江緣 第一章 夜遊 ~ 01

「青樺!」

「學長!」看到穎賢,青樺嚇了一跳,很想笑,卻忍住。

王穎賢,是青樺校友會的學長,迎新那天,青樺被分配當他的直屬學妹,由他來帶領青樺熟悉校園及未來的大學生活,這也是校友會的傳統。穎賢身材壯碩,皮膚黝黑,有一股來自鄉下的土氣,卻不失純真,笑容相當迷人,至少青樺是這麼認為的。

宮燈夜色

某年,時間已不可考,回到母校,時值深夜時分,心有所感而寫。


[宮燈夜色]

戀上 淡水夜色 深深

情繫淡江緣~序曲

陽光流瀉,襯托著宮燈道,整排的燈柱似乎隨之飛舞,彷彿回到流金歲月哼唱的年代。

「青~青~青樺~」青樺緩緩地轉過頭,從空茫中被拉回現實。

最近,她似乎常會不由自主地飛離現實,連下課鐘響都沒聽見。而剛剛才將青樺拉回現實的人正是明珍。

「你在思春喔?」明珍調侃著青樺,青樺張大眼瞪著明珍,無言地抗議著。

情繫淡江緣 ~ 前引

青樺北上淡江求學,初來乍到,人生地不熟,在校園裡閒晃,剛好看到校友會招生,便加入了校友會,並因此結識了穎賢、明珍、尚義,這四位浮雲遊子由此展開了青春的序曲,為歲月下了無怨的註解。

單身情人節之歌詠

戀上微風輕拂的溫柔, 

凝視你的雙眸, 

釋放無止盡的自由, 

願你為我稍作停留。 

黑夜戀上冷峻的月

圖片
思緒透過指尖,悄悄滑落化開,

輕輕敲下黑夜與月的情愛,

經由網絡的傳遞,你聞訊前來。

遠颺

圖片
遠颺 原撰文日 2006/8/8     照片:昵圖網 野隼
風 吹散一地的凌亂

雲 成為強有力的肩膀

陳年的咖啡

獨坐窗邊 啜飲咖啡

心 淡淡藍藍

情箋二則

這是以前寫的情箋,當時年少,喜浪漫,所以寫下情箋二則,一則長箋,一則短箋,短箋是從長箋修改而來,韻腳都是押ㄤ韻,但重點都是在每行的第一個字,看出來了嗎?不過名字都修改過了,字句也隨之修整。

歡迎朋友們給予指教,也可以在這裡一起來切磋唷~
附註:苡嵐是早期在寫文章時用的筆名

夢醒後的落寞~聽海歌詞亂改篇

夢醒後的落寞,原本是改編自張惠妹的聽海,對我來說,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因為先有詞再譜曲比先有曲再填詞容易一點。改的十分古怪,姑且當作一般白話詩來分享囉~請多指教~

沒有煙抽的日子~音樂愛情故事

YOUTUBE 沒有煙抽的日子 張雨生演唱版
前言:在看這篇文章前,建議先播放這首歌,一邊聽,一邊看,會有不同的感受唷。

夜幕漸垂,拖著疲憊的身軀漫步在東區街頭,如同一副沒有靈魂的空殼。街燈漸亮,霓虹閃爍,心卻仍一片漆黑。不知不覺來到華視後方巷子內,走進一間Piano Bar,向吧枱內的女孩點了點頭後坐了下來,順手鬆開領帶,點了杯啤酒。耳邊傳來張雨生唱的「沒有煙抽的日子」,有點悲,血液跟著沸騰。

那一夜~阿飄就在我床邊!

那年,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紀,喜歡跟鄰居朋友一起窩在客廳,包著棉被,看「天眼」。天眼,是當時的犯罪寫實劇,但其恐怖程度不下於前幾年的「鬼話連篇」,不止大人愛看,連小朋友也愛看,就算半夜不敢起來上廁所,還是要看,小芙當然也不例外。

那時的小芙,活潑好動,除了上課外,不是練田徑,就是跟同學打躲避球,回到家,還跟鄰居玩跳繩、跳格子,體力好像用不完似的。在媽媽的聲聲催促下,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回家吃晚餐,洗好澡,安份地坐在書桌前寫功課。

葬情

這是多年前寫的一首仿古之四句詩,寫的是當下急欲埋葬的情思。試著去押了韻腳,請不吝指教~時隔多年再看這作品,實感稚氣,然,為保當時原汁原味,就不再修改,若能博君一笑,即代表本作品有其價值存在。